6月12日晚,罗永浩在微博宣布将退出微博和所有社交平台,埋头创业。微博评论区有不少罗永浩的粉丝不舍,称希望他继续更新微博。

目前,交个朋友直播间正值618年中大促的直播高峰期,但南都湾财社记者留意到,早在6月2日,罗永浩的抖音账号就更名为“交个朋友直播间”,账号头像也从罗永浩本人照片改为交个朋友主播合照,而合照C位则是“交个朋友”的创始人黄贺。据交个朋友直播间透露,作为众多主播之一,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的时长已经不到公司总直播时长的3%。

如今,点进交个朋友直播间可以看到,右下角有罗永浩本人的贴图,写着“交个朋友首席品牌监督官”,但作为主播的罗永浩已经鲜少出现。

有知情人士此前透露,在6月份进行的一场内部讲话中,罗永浩宣布正式退出“交个朋友”管理层,但仍会以主播身份参与直播。同时,罗永浩也表示,将更多投入精力在AR领域创业。

根据罗永浩对媒体最新披露的说法,已发生的直接债务还剩不到一个亿,全部还完要到11月前后。为了不错过再创业的时间窗口,与交个朋友签了个长约。

罗永浩下一个赛道

AR眼镜替代手机成主流计算平台?

按照罗永浩对媒体最新披露的说法,直接债务还剩不到一个亿。按计划本来今年3月底前就该全还完了,但去年底又出了些意外纠纷,全还完要到11月前后。“为了不错过再创业的时间窗口,尽快启动新公司的工作,我跟交个朋友签了个长约。交个朋友接下来帮我按月稳定地还完剩余债务,我把本来要再用半年多为交个朋友所做的工作,摊到未来几年里逐步完成。这样在时间精力上不会耽误新公司的工作,这也是之前传闻中所谓 ‘天价分手费’ 的背景。未来锤子科技可能还会有一些目前法律上尚未发生的债务,到时候我也会和交个朋友按类似的方式处理。”

2020年4月1日,罗永浩变身带货主播在抖音首播,之后一路成为抖音直播带货“一哥”,热度不减。早在2021年10月,罗永浩就开始陆续预告:“我明年春天就重返科技行业了。”同时他还强调,是还完债的当天就会回去。

对于下一个创业项目,此前业内有各种猜测版本。但直到今年1月20日,罗永浩才通过微博表示,手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下一代平台上见”。3月17日,罗永浩在与OPPO首席产品官刘作虎和罗翔的一场视频对话节目中,又一次透露了欲重返科技行业的想法,并表示新公司不会再叫锤子。

3月18日,罗永浩在微博发文再次表示,“创业三部曲之三已经建组了,虽然名字都没起”。

随后,有媒体报道称,罗永浩最早将在下个月彻底还完债务,他将在还完债的时候官宣离开“交个朋友”重返科技界。但未来,罗永浩仍会在交个朋友客串直播,“每年可能几十场”,相当于是交个朋友“签约艺人”,“签约费”大约在1亿元左右。

3月21日,罗永浩连发8条微博回应与此相关的媒体传闻“纯属谣传。还完了我们会第一时间官宣的”。也是在当天,罗永浩首次明确未来的创业方向,他要做的是AR,不是VR。

对于新赛道,5月底罗永浩与网友的一次互动或许可以窥见一点信息。当时有网友调侃,老罗“自己也没手机可用的时候,他会用什么手机?”“然后做一个手机给己用?那时锤粉也能顺道沾沾光吧?”对此,罗永浩互动回复称,“我准备了很多坚果R1,应该够支撑到AR眼镜成为主流计算平台。”由此可以看出,罗永浩似乎认定AR眼镜可能成为替代手机的下一代计算平台。

直播公司借壳上市告吹

昔日收购方老板被立案调查

上述种种迹象表明,罗永浩长达数年的还债路即将宣告结束。

2019年11月,在被丹阳市人民法院颁发限高令后,罗永浩曾在微博发布长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他透露,自从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欠债约6个亿,“自己也签了个人无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过去了10个月渐渐偿还了公司债务3个亿左右。”

为了还债,罗永浩曾在2019年4月高调宣布创立电子烟品牌小野,随后还请了陈冠希为代言人。彼时电子烟行业在国内仍属于监管并不明确的领域,但在不久后,国家烟草局就禁止了电子烟的线上销售和营销。今年以来,电子烟被明确纳入国家烟草局专卖监管,销售需要持许可证,零售商拿货也需要通过国家烟草局官方平台。而在电子烟监管逐渐明确的这些年,罗永浩也淡出小野。

2020年4月,直播电商方兴未艾之时,罗永浩又高调开始直播带货业务,并在直播首日就创下抖音的单场直播带货销售记录。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他还尝试了常驻综艺嘉宾、代言广告等各类商业活动。《2020脱口秀大会》总决赛中,罗永浩自我调侃的“真还债”也一度出圈。与此同时,罗永浩的“交个朋友”也成为抖音头部MCN。

作为还债期间的创业项目,小野电子烟和交个朋友也曾尝试资本市场。2020年11月,以电缆业务为主的上市企业尚纬股份发布公告,拟以不超过5.89亿元现金,向李钧、罗永秀(罗永浩的兄弟)、深圳小野(小野电子烟的主体公司)等股东收购星空野望(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的主体公司)40.27%股权。这意味着,尚纬股份默认成立仅半年的星空野望整体估值达到约14亿元。而这只是交易的一半——与此同时,李钧、龙泉浅秀、孔剑平需以5.11亿左右的价格,接手尚纬股份实控人李广胜弟弟李广元所持的公司15%的股份。两笔交易,互为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尚纬股份的大股东、创始人,李广元在2013年就已经被带走立案调查,在2016年被判处犯单位行贿罪、行贿罪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

在监管部门接连出台直播电商新规、上交所给尚纬股份接连下达公布工作函和问询函后,2020年12月,尚纬股份宣布收购星空野望的议案被终止。

这对于星空野望来说也许并不是坏事。因为就在两年后,2022年6月6日晚间,尚纬股份突发公告,公司收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广胜家属的通知,李广胜因涉嫌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被湖州市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但小野电子烟的上市梦并没有终止。去年7月,天音控股发布公告,全资子公司天音通信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752.万美元或等值外币投资深圳小野科技有限公司拟上市公司的7%股权。该拟上市公司直接或间接控制小野100%所有者权益,拟上市公司完成合格IPO之前,天音通信有权优先追加认购5%股份。天音控股表示,本次投资有利于公司在电子烟行业领域发展,增强与小野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从而利用双方各自优势,发挥协同效应,探索多元化的商业机会。

创业像攒局?

罗永浩朋友圈式的创业模式会否继续

不论是在哪些创业项目,围绕在罗永浩身边的总有不少他的老朋友,这些朋友都和锤子科技曾有着联系。

创立小野时,罗永浩彼时的合伙人——小野雾化电子烟的创始人、CEO彭锦洲,在之前曾先后出任华为荣耀副总裁、Fiil耳机CEO、锤子科技总裁。但在2020年年底,就传出彭锦洲从小野离职的消息。2021年,曾担任华为终端前中国区总裁的季岳林宣布上任小野CEO。

在创立小野之前,罗永浩还曾经给锤子科技0001号员工朱萧木创立的电子烟品牌FLOW站台。在锤子科技时期曾有“太子”之称的朱萧木,也追随罗永浩来到了直播电商。在罗永浩宣布直播带货时,身边的副播也是朱萧木。在交个朋友开始发展垂类直播的时候,朱萧木也有了一个单独的直播间——“交个朋友酒水食品”。

朱萧木和“交个朋友酒水食品”直播间

另一个从锤子科技时期就追随罗永浩的,是交个朋友CEO黄贺,他曾是锤子科技的产品总监。今年4月以来,黄贺接受采访时表示,老罗的新创业项目不排除VR(虚拟现实),只是更看重AR(增强现实)的发展,黄贺本人会将更多精力放在交个朋友直播间上。

在这些老员工加持背后,也有不少锤子科技时期的员工现今已跟罗永浩近无交集。曾任华为荣耀产品线副总裁,并于2016年出任锤子科技的产品线和硬件研发副总裁的吴德周,曾带领团队先后推出Smartisan M系列、坚果Pro和坚果R系列产品。随着锤子科技手机业务被字节跳动收购,吴德周也加入了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去年3月,吴德周在微博宣布,公开表明自己已经离开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加入Sharklet并担任全球CEO的职务。

今年3月,吴德周在接受采访被问到罗永浩时,他的回答是,“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

在下一个AR创业赛道,罗永浩朋友圈式的创业模式会否继续,也许很快就会有答案。

头部主播淡出

多品类直播间模式或成大主播转型最优解

值得一提的是,罗永浩也是头部主播中唯一主动选择淡出的。2020年的直播带货总榜上,薇娅、李佳琦、辛有志、罗永浩等四人被业内视为头部主播,但从过去一年的数据来看,四大头部主播已经相继退出或减少直播时间。

罗永浩的直播间是四大头部主播中唯一主动削弱其影响力的直播间。尽管已经在直播领域奋斗近两年,但2021年全年,罗永浩的直播间都在“去罗永浩化”。

南都记者调查获悉,在2021年,罗永浩的抖音直播间就已经做到了7x24小时不间断直播,罗永浩本人则鲜少出现在直播间,取而代之的是交个朋友旗下培养的多个年轻主播以及罗永浩之前的助播。此外,交个朋友还推出了多个美食、酒水、服饰等垂直主播账号,据罗永浩透露,垂直类主播就有10多个。

“在2021年一整年,我个人的销售GMV不到公司总GMV的20%。”根据罗永浩本人在今年3月披露的数据,过去的几个月,他个人销售额的GMV甚至不到公司总GMV的5%,个人直播时长不到公司总直播时长的3%。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去年年底的主播查税风暴后,头部主播对于公布销售数据一事变得更加谨慎,只有交个朋友公布了其2021年的实际支付销售额——50亿元,是抖音平台第一。据此计算,罗永浩本人在2021年的GMV不到10亿元。

罗永浩本人宣布离开似乎也并未对直播间销售数据产生较大影响。蝉妈妈数据显示,近30天内,交个朋友直播间累计销售额为3.52亿元。30天内销售额最高的产品是雅诗兰黛小棕瓶,售出2.7万件,销售额为1327.2万元。

交个朋友直播间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雅诗兰黛小棕瓶在近几个月霸榜各大抖音主播直播间。在近日爆火的新东方双语带货“东方甄选”直播间,销售额靠前的产品也有雅诗兰黛小棕瓶。

现在,南都湾财社记者点进交个朋友直播间,看到右下角有罗永浩本人的贴图,写着“交个朋友首席品牌监督官”,但作为主播的罗永浩已经鲜少出现。不少人在直播间弹幕区评论,“罗老师又要去做手机吗”“老罗要去搞理想啦”。

就目前来看,罗永浩所开创的多品类直播间商业模式,或许成为大主播全身而退的最优解。

推荐内容